返回

回天剑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百一十章 跋锋寒的身世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师妃暄等人松了一口气。他们敢来这里的底气,自然是因为,身后即将到来的宁道奇跟梵清惠。可是,有毕玄在场,宁道奇已经注定被牵制。自己等人,如何才能赢得过这百多号武功不低的魔门众人跟萧铣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呲呲……”跋锋寒露出一声嗤笑。随即笑声越来越大。知道忘形的仰天长笑。当所有人的眼神怪异的看着他时。他终于收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斩玄剑再次扬起。指着毕玄道:“你以为,这样就能弥补你的过错么?对不起,我不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弥补?”众人面面相似。谁也不知道跋锋寒到底在说什么胡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知道了!”毕玄脸色淡定的看着跋锋寒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很奇怪。”跋锋寒说道:“为什么我杀了你的大徒弟后,你宣言要杀我报仇,却迟迟不找上门来。以你身为三大宗师的身份,在突厥至高无上的地位,你若想,会找不到我?即便是我找上门去,你却也每次‘碰巧’的离开。这不让人觉得很奇怪么?”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!”毕玄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问你,到底为什么!”跋锋寒双眼寒芒尽显。谁都猜的到,只要毕玄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,他虽是就会动手。

    “因为!”毕玄缓缓开口道:“他不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后悔么?”跋锋寒紧握斩玄剑,再次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毕玄点点头道:“我后悔当初没能一剑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跋锋寒大喝一声,全身真气再次暴涨。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强一倍。

    “咻!”衣袂破空。跋锋寒没有使用任何功法,只是踏前一步,仿佛缩地成寸般,直直跨过近十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铿!”斩玄剑被毕玄抬手抵挡。护腕上反弹而回的力量将跋锋寒震退了一个筋斗。

    “用上秘法提升势力,也只能做到这样么?”毕玄摇头道:“你还差远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来说教!”跋锋寒似乎失去理智一般。落地后,旋身再次攻上。

    “哎!”毕玄叹了一口气。拳头抬起,‘炎阳奇功’发动。

    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毕玄的拳头上全不带起半点拳风气劲呼啸,但四周空间却灼热沸腾,而遭到拳劲锁定跋锋寒,却仿若身陷干旱的沙漠,随着拳法持续推进,热度会不断攀升,更奇妙的是毕玄的‘炎阳奇功’已可随心收发。在击中跋锋寒的那一刻,忽然完全收敛炎阳真气。

    这种功法有奇妙的使用方法,使对手难以招架,有如抽干四周的空气。以毕玄为中心的无形气场,可以模拟出种种影响敌人的气流,搭配精奇手法克敌致胜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他却没有使用多大的气力。只是那么轻轻将跋锋寒推出。

    “噗!”跋锋寒虽是没有收到多大的伤害,却是郁闷的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老跋!”黄逸、寇仲和徐子陵三人刚要上前扶起跋锋寒。却是被旁边闪过来的白清儿、荣姣姣和之前一直护在萧铣身前的左游仙拦住。

    黄逸三人虽然着急,却是不敢动手。他们若是一动手,对面绝对也不会呆看着。倒是双方拼起来,自己这方会更吃亏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服,我可以再给你十年的时间!”毕玄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毕老弟,对一个晚辈下手。是否太有损你的身份了!”一个声音飘荡在这个春在楼的上空。久久不散。那声音虽是响亮,却不似跋锋寒一般大吼大喝的吼出来的。就像平常说话一般。

    众人正要猜测此人是谁时,只见一老头仙风道骨的从大门外走进来。倒不像来打架的,仿佛是亲戚串门一般的随意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边,却是一位较之年轻许多的中年妇女。此人亦是一脸笑容。

    师妃暄心中大喜,连忙将色空剑拔起,跑上前施礼道:“宁前辈!师傅!”

    众人已经猜出来人是谁,但一被确认之下,仍就难以坦然。

    宁道奇对师妃暄点了点头。这才向前继续走去。白清儿跟荣姣姣立马不自觉的分出一道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嘛?”毕玄皱眉道。

    两人身为中原跟突厥的第一高手,难免见过几次,却是从来没有动过手。

    宁道奇笑道:“老弟是忘记了,我们三人的约定。不得参加两国之间的任何恩怨。否则,动起手来,将会死伤无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中原还有国么?那么请问,你的皇帝是谁?”毕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中原的事情,不劳烦你来费心!”宁道奇也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壮大我突厥国。现在有这样的机会,我岂能无动于衷?”毕玄反问。

    “即便杀死你唯一的孙子,也无所谓么?”宁道奇问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皆是静止。眼神一个个偷偷瞥往仍坐倒在地的跋锋寒身上。

    “呸!”跋锋寒吐出一口含血的唾液道:“谁是他孙子!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黄逸跟寇仲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宁道奇哈哈笑道:“毕玄这老小子,年轻时,为追求武道的极致,将自己女儿给疏忽了。结果就倒置,跋锋寒的母亲,未婚先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跋锋寒吼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宁道奇仍旧一脸慈笑的看着跋锋寒道:“莫非你觉得身为他们儿子。很丢人?不敢让我将他们说出来么?”

    跋锋寒一震。

    宁道奇却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:“我倒是佩服你母亲。毕玄觉得你爹配不上你娘,便想用堕胎药把你堕掉。可知那是多么危险的事情。不但对为出生的你,就连你母亲都有可能会招受不育的危机。但毕玄这老小子,为了面子问题,却是不管不顾。执意之下,你娘只好跟着你爹私奔!”

    “哗!”众人一阵宣化。即便再是魔门众人,在中原数千年的熏陶之下,谁都知晓《论语》的孝为先。有多少人能做出与父母恩断义绝的事情来。心中不禁升起对跋锋寒母亲的钦佩。

    这世界就是这么奇怪。越是不对,不应该的东西,越是容易让人敬佩。不过,这件事在黄逸的眼里,也说不清到底是毕玄的不对,还是跋锋寒母亲的不对,毕竟两人的角度不同。

    游戏福利, 美女客服微信:kefu567234

    游戏福利qq群: 695149345(点击数字加群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友情链接:
起点小说 笔趣阁 纵横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