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回天剑狂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百一十三章 击杀天君席应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席应退后数丈,方才停止下来,双目凶光闪闪,冷然道:“这算是什么鬼门道?“

    徐子陵微笑道:“紫气天罗不外如是。假设席应你技止于此,那明年今日此刻就是你的忌辰。“

    大喝一声,隔空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席应见徐子陵出拳强攻,不惊反喜,两手高举,如大鹏展翅,十指伸张,再迅速合抱,盘在胸前,同时探步趋前,迎往徐子陵大有无坚不摧之势的拳风,招数怪异非常。

    徐子陵长笑道:“你中计啦!“

    猛又收拳,拳化为掌。劲气以回旋劲逆转的方式往掌心回收,形成一个类似祝玉妍那天魔功一般的空间凹陷。这就是回旋劲比之黄逸的螺旋劲的好处。黄逸的螺旋真气,绝对做不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这招可算是向祝玉妍偷师学来的。倒是第一次应用。

    但现在凭回旋劲造成的真劲力场,虽然比之天魔大法的千变万化,邪诡精奇要逊上几筹,却是恰到好处的对症下药,刚好克制席应的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席应正施展紫气天罗,利用两手以高阶的‘魔气纵横’织出以千百计游丝交错组成的天罗气网,再往徐子陵“撤“过去。

    这张无形的网不单可抵御敌手的拳风掌劲,且收发由心,可随时改变形状。当他两手盘抱聚劲时,天罗收束为车轮般大小的气劲,打横往徐子陵割去,正期待可割破他的拳劲,给予徐子陵重重的一击,蓦地天罗气劲变得虚不着力,最今他大吃一惊的是气轮竟不能保持原状,被对方掌印生出的强大旋转吸劲,扯得由椭圆变为长条形,往对方掌心倾泻过去。

    席应魂飞魄散下,连忙收功,比上次退得更为狼狈。

    徐子陵暗呼好险,假若席应不是误会他在施展天魔功,仍是原式不变的和他硬拚一掌,凭他现在比自己至少胜上一筹的魔功,而自己又不能像祝玉妍或婠婠般随心所欲的吸劲借劲,只是靠回旋真气的漩涡将‘天罗’变形。对上之后,多少要吃个大亏。幸好席应非常合作,不进返退,那还肯错过良机,长笑一声,如影附形的往席应追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蓬“!

    席应终是魔门宗师,退出丈许远近后回掠过来,侧击徐子陵,双方各以精奥手法硬拚一招。

    两人倏地分开,再成对峙之局。

    徐子陵自然不会放弃这用气势压倒对方的机会。抢在席应开口前便趁机笑道:“请问席兄现在尚有多少成胜算?“

    席应不怒反笑,两掌穿花蝴蝶般幻起漫空掌影,随着前踏的步法,铺天盖地的往徐子陵攻去,游丝劲气,笼罩方圆两丈的空间,威霸至极点。他全身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隐透紫气,更使人感到他天罗魔功的诡异神奇。

    虽是在对方惊涛骇浪的全力进攻下,徐子陵心神逼透灵动若井中水月,丝毫不为敌手所动。

    就在数缕游丝劲气袭体的一刻,他迅速横移,朝虚空运续劈出三掌,击出一拳。

    无论席应想象力如何丰富,也从未想过徐子陵会以这种手法应付他的紫气天罗。

    天罗劲最厉害的地方,就是游丝真气可以?绕的方式从任何角度袭向敌人,徐子陵的三掌看似劈在全无关系的虚空处,实际上却把他三股游丝劲切断,最后那拳则重轰在他掌势最强处。正是‘遁去如一’,封死了他的所有后招。

    席应发觉再无法了解眼前这人,这类充满创意,天马行空般的即兴招数。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就在席应心神失守的那一刻,回旋劲发,由慢而快的钻进席应经脉去,这一招更是大出席应意料之外,登时被徐子陵破开因催发天罗劲气而难以集中防守的掌劲,五脏立受重伤。

    席应跄踉跌退,威风尽失。

    徐子陵暗叫好险,他已把压箱本领,浑身解数全搬出来对付席应了。幸好,之前有跟黄逸学过一些‘自由搏击’的技巧。否则哪来那么多的即兴招数。

    精神大振下,徐子陵全面抢攻,一时拳劲掌风弥漫全场,失去先机的席应落在下风守势,不但无法展开天罗气网,还要千方百计保着小命,在一个狭小的空间,被动的抵挡徐子陵似拙实巧,不着痕迹、充满先知先觉霸气的狂攻猛击。

    城墙上,观战的宁道奇跟毕玄都动容。想不到,徐子陵竟能将奕剑心法,九玄大法等他们所知的,所熟悉的功法如此这般的用处。大感他乃可造之材。未来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被动挨打的席应,再也发挥不出紫气天罗五成的威力,无法扳转败局。

    “轰“!

    两人四掌交击,各自退后,凌厉的眼神却彼此紧锁不放。

    席应胸口忽地剧烈起伏,狠狼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,席应换气的那个档口,徐子陵以惊人的气劲排空切去,及时截断席应吐至唇边的下半句话。席应厉吼一声,拚死力抗。

    “砰“!

    人影倏分。

    徐子陵挺立原地,稳如山岳。

    席应却像喝醉酒般满脸赤红,往后跌退打转,眼力高明者,都能瞧出他致命之伤,是给徐子陵重踢在小腹的一脚。

    “砰“!

    席应终于倒跌在地。徐子陵松出一口气。但却是丝毫不敢放松,立刻运气疗治自己体内说轻不轻的伤势。里面的战斗,还没结束呢。

    寇仲刚与三人分开。霞长老已经一指点出。丝毫不给寇仲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闻采婷、旦梅两女同时发动攻击。庞大的压力罩体而至。

    阴癸派的元老确是不同凡响,寇仲虽自问功力大进,与前判若两人,亦难以抵受对方联手下的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按他与徐子陵的策略。那就是打不过就跑。可此,今趟他又如何能逃走呢?

    寇仲深吸一口气。井中月心法平心静气。在生死刹那间,寇仲把形势完全掌握,同时知道若不全力出手,等若借敌人之手来自尽。

    阴癸派的三位长老级别的高手,两人从前方两侧处攻来,兵器一长一短。

    长的是尾部连系幼索的铁环,短的是能藏在袖内的双钩。

    一长一短配合得天衣无缝,即使寇仲腾上半空,亦逃不过飞环凌厉的追击。

    后方的旦梅则是以一把特别窄长的利剑朝他攻来,三样性质完全不同的兵器,走的都是险毒奇诡的路子,功力十足,一时阴寒之气大盛,劲风剌骨,以寇仲的强横,身在局内,亦感呼吸困难,举动维艰,压力重重。

    井中月心法下,寇仲心境顿时剔透玲珑,心念电转间,往左闪开。

    敌人最厉害处,就是虚实难测。寇仲虽然战斗经验丰富,眼力高明,但犹豫对方均为魔门中的特级高手,纵然单打独斗,也不会差他多少,所以看似同时攻来,事实上却可随时生变,令他摸错门路,那时敌人将可在数招之内置他於死地。

    游戏福利, 美女客服微信:kefu567234

    游戏福利qq群: 695149345(点击数字加群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友情链接:
起点小说 笔趣阁 纵横小说